民宿经济:方兴未艾 静待成长

时间:2016-05-11 14:03:35来源:昌平电子报 作者: 点击:
民宿旅游

  繁华的城市、喧嚣的街道,让很多人对“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”的生活有了几分憧憬,如果再“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园田”,拥有“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”,看着“暖暖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,想必会有更多人向往。
 
  如今,城市人越来越向往田园生活,愿意走向郊外、走到乡下,呼吸大自然的新鲜空气,享受最淳朴的农家之乐。在昌平,存在并发展多年的民俗旅游已全面升级,正在向民宿经济这种方兴未艾的新模式跨步推进,集生态农业、生态旅游、生态人居于一体的新业态已见雏形。
 
  让“吃一餐”变成“住两宿”
 
  依靠上风上水的自然环境,昌平也希望民宿经济成为帮助农民致富的“金钥匙”。
 
  “民宿作为乡村旅游的一个重要环节,延长了游客在当地的居留时间,促进了旅游收入的提高。”区旅游委副主任李万升表示,民宿是“农家乐”的提升和深化,也是一种必要的营销手段,它需要以景点、采摘等娱乐项目为依托,反过来还能将“吃一餐”,调整为“住两宿”,延长休闲时间的同时,增加旅游收入。
 
  李万升向记者介绍,北京市自1997年开始发展民俗旅游,那时出现的“农家乐”是民宿最早的雏形,“每逢节假日,到农村采摘、游玩的家庭很多,到了饭点儿,在采摘园的农户家吃个便饭,也是常有的事儿。”
 
  经过了近10年的粗放式发展,2006年,北京市对乡村旅游民俗村(户)进行了等级划分与评定,制定了相关标准;2009年又推出乡村旅游特色业态的地方评定标准,评定出乡村酒店、采摘篱园、养生山吧等八大业态企业,自此,民宿逐渐形成规模和特色,并有了标准化的运作。
 
  麻峪房:
 
  从全区最穷村到特色民俗村的蜕变
 
  春耕秋收,这大概是人们对乡村生活最原始的印象了。不过,如今的昌平农村可不仅只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种景象了。农民们甩掉锄头搞起了民俗,纷纷朝旅游发展的方向迈进了。十三陵镇麻峪房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。
 
  90年代初的麻峪房村,是昌平有名的贫困村,村民不到60户,主要靠果木、农耕为生,每年人均收入仅有600元。1997年,为甩掉贫困的帽子,麻峪房村尝试开发民俗旅游,以附近的碓臼峪自然风景区为依托,推出特色农家饭,转变农民靠土地吃饭的窘困状态,“吃农家饭,住农家院,交农家友,享农家乐”成了当时的旅游口号。
 
  “从最早有12户试运营,到第二年的40户正式挂牌营业,再到现在全村53户标准化改造,人均年收入稳定在2万元以上。”经历了这近二十年的变化,麻峪房村党支部书记宋建国深有感触,“要不是搞了民俗旅游,村里还不知道多穷呢!”
 
  2014年,麻峪房村又推出嘎嘎宴,将有关十三陵的历史故事、民俗文化融入到美食当中。随后,村里又相继推出小车会、大秧歌、五虎棍等民俗特色节目。吃嘎嘎、看表演、过大年、赏美景……来麻峪房,一天玩不够,呆上几天才舍得走。目前,全村53家民俗户可同时接待1200余人就餐住宿。
 
  2015年9月,麻峪房村继续升级改造,统一标示牌、餐具及客房用品,粉刷街道墙面,建立游客接待中心,提升了整体的旅游形象。据了解,2015年全年,麻峪房村旅游收入达400余万元,旅游业已成为全村的支柱产业。
 
  特色民宿呈逐年增多趋势
 
  在发展“农家乐”的基础上,民宿经济正在努力将乡村旅游推向一个更新更高的层面。现如今,全区多地特色民宿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和成长。
 
  位于马池口镇上念头村的三生万物农耕园,有着独具特色的四季民宿,2015年开始设计修建,目前已建成9个房间,没有门牌号,都以走廊墙上相框内的果蔬为记号。“从卫浴用品到庭院植物,都是有机配置。”园主张文静介绍,“大人们可以晒太阳疏松筋骨,孩子们可以喂动物、玩沙子,真正回归自然。”
 
  隐藏在深山老林的印象山庄是十三陵镇燕子口村的一个特色庄园,打造出了一种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感觉,意式西餐厅、欧式风格别墅,很适合修身养性。
 
  近几年,昌平的民宿逐年增加,不同的特色主题和设计风格,让游客有了更多选择,在丰富旅游资源的带动下,未来,民宿经济还将继续发展,真正成为昌平农民“看得见的红利”。
 
  从根本上看,民宿的魅力在于用生态旅游资源的禀赋,弥补城市居民的需求。以民宿为载体,昌平正努力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,从而改变农村生产生活方式、促进农村产业经济结构调整,真正实现城乡一体化。(记者 薄璐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特色旅游
住宿
论坛